<input id="uwc48"><tt id="uwc48"></tt></input>
  • <menu id="uwc48"></menu>
  • <nav id="uwc48"></nav>
  •  首頁 >> 社科關注
    多輪訪談:口述歷史訪談的突出特征
    2021年10月02日 08:30 來源:《史學理論研究》2021年第4期 作者:王瑞芳 字號
    2021年10月02日 08:30
    來源:《史學理論研究》2021年第4期 作者:王瑞芳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提要:口述者在首輪訪談中出現的難以避免的錯漏現象,以及首輪訪談中尚未建立起密切的信任關系的情況,均要求訪談者對口述者進行多輪訪談。多輪訪談的過程,是訪談者與口述者逐漸建立密切的信任關系的過程,也是雙方進行深度訪談的過程。因此,多輪訪談不僅是口述歷史研究的客觀要求,而且是口述歷史訪談的基本特點和根本標志,也是口述訪談區別于新聞媒體采訪和社會田野調查的突出特征。

      關鍵詞:口述歷史;多輪訪談;信任關系;深度訪談

     

      口述歷史旨在以訪談方式采集、整理與保存口述者的歷史記憶,并呈現口述者親歷的歷史真實??谑鰵v史工作的核心是口述歷史訪談。所謂口述歷史訪談,就是訪談者對口述者圍繞相關問題進行的面對面的采訪過程。它對整個訪談過程有著很高的學術要求。從口述歷史訪談主題的確定、訪談問題的設計、訪談對象的選定、訪談計劃的案頭準備,直至整個訪談過程及訪談結束后的文字整理加工等,都有一套嚴格的操作規程。在操作過程中,訪談者與口述者之間圍繞著訪談主題及相關問題進行面對面的溝通討論,以談話的方式追尋并發掘口述者記憶深處的歷史真實,并以錄音錄像的方式將整個訪談內容和訪談過程記錄保存下來。正是依據這些音像文本資料,訪談者在訪談結束后對訪談內容進行整理轉化,將音像文本資料加工轉化為口述文本資料,從而形成一個完整輪次的口述訪談過程。筆者根據長期從事口述歷史訪談的經驗深切體悟到,在充分準備基礎上的口述歷史訪談是非常重要的,但僅僅進行單個輪次的口述訪談是遠遠不夠的,要想實現口述訪談目標并圓滿完成訪談任務,尤其是要想采集并獲得真實可信的口述史料,必須進行第二輪甚至第三輪訪談。因此,多輪訪談不僅是口述歷史研究的客觀需要,而且是口述歷史訪談的基本特點和根本標志,也是口述訪談區別于新聞媒體采訪和社會田野調查的突出特征。

      口述歷史訪談與新聞訪談和田野調查在訪談目標設定、訪談對象確定及訪談程序等方面,既有相似之處,又有較大區別。唐納德·里奇明確指出,新聞記者做專題采訪通常具有特定目的,通常他們不會花時間去引導雙方的談話,更沒有時間聆聽長篇大論。他們也采用錄音采訪,但在文章刊出或是廣播完畢后,他們從不長期保留原始的錄音帶和筆錄。因此,訪談要成為口述歷史,必須是經過錄音、做過特別處理后保存在檔案館、圖書館或其他收藏處,或者經過幾乎是逐字重制的方式出版??谑鰵v史的特性是:能提供一般研究使用、能重新加以闡釋、能夠接受鑒定的確認。唐納德·里奇:《大家來做口述歷史:實務指南》(第2版),王芝芝、姚力譯,當代中國出版社2006年版,第8—9頁。這樣就將歷史學家的口述訪談與新聞記者的新聞采訪嚴格區別開來。不僅如此,歷史學家的口述訪談與社會學家(包括人類學家及民族學家等)的田野調查同樣有著較大區別。除了訪談目標設定及技術手段的差異之外,其根本區別就在于是否進行多輪訪談。新聞采訪和田野調查的訪談不像歷史學家的口述訪談那樣特別重視真實可信性,故其訪談多為單輪次訪談,不做或很少對訪談者進行回訪并進行多輪訪談。

      口述歷史訪談過程有著一套嚴格的學術規程,訪談者必須按照這套學術規程進行規范化的口述訪談工作。這套規程,要求訪談者結合歷史研究目的確定口述訪談主題;要求訪談者根據訪談主題設計要詢問的具體問題;要求根據主題和問題尋找合適的當事人作為訪談對象;要求訪談者做好充分的前期案頭工作;要求訪談者了解作為口述者的當事人的經歷、訪談主題相關知識、掌握訪談的基本技巧、制定詳細的訪談計劃等。由于口述訪談必須通過設計問題來反映訪談主題,通過所設計的具體問題來挖掘并呈現口述者頭腦中的歷史記憶,故口述訪談問題設計得越詳細、越具體,就越容易取得預期效果。當口述訪談的這些前期準備工作做好之后,訪談者需要與口述者在約定的時間和場所,根據訪談計劃并圍繞所設計的具體問題,進行面對面的對話,并將談話內容全程錄音錄像。當訪談者與口述者通過多次采訪完成訪談提綱設計的具體問題之后,這個輪次的口述訪談便告結束,隨后進入訪談者根據訪談音像資料進行文字整理加工階段。這樣的口述訪談過程,便是一個完整輪次的口述訪談過程。這個訪談過程是口述歷史訪談中常見的單輪次的首輪訪談。目前口述歷史學界所進行的口述訪談,多限于這種單輪次的首輪訪談。

      然而,訪談者在口述歷史單輪次訪談后會發現,單靠這種首輪訪談是難以達到口述歷史訪談目標和任務的。

      首先,口述者在訪談中,有可能出現明顯的錯謬現象。在首輪訪談過程中,訪談者圍繞訪談主題設計的問題,口述者做了明確回答。但當訪談者對照相關文獻整理錄音錄像時可能會發現,口述者對某些事情的回憶和講述明顯是錯誤的,時間、地點、人物及具體情景與文獻記載有很大出入,并且核對文獻后可以判斷其為錯誤的;或者,口述者講述的事情與其他當事人對同件事情的講述內容有很大出入。這些出入較大的內容,有些可以用文獻材料確鑿地證明就是口述者講錯了;有些雖暫時無法判斷其是否講錯,但因與其他當事人口述內容存在嚴重分歧,必然需要向口述者作進一步核對。無論是確定口述者講錯了,還是其口述內容與文獻及他人口述內容存在分歧,都要求訪談者用文獻資料或他人口述資料對該訪談內容加以印證,甚至作出必要的、約定俗成的補充修改。而訪談者所作的這些補充修改,必須得到口述者的認可和確定方有效力。這種情況便要求訪談者必須對口述者進行回訪,就首輪訪談中出現的這些錯謬及存在的分歧問題,與口述者進行討論并得到其確認。

      其次,口述者在訪談過程中,有可能回避訪談者提出的重要問題。在首輪訪談過程中,訪談者圍繞訪談主題設計的具體問題,口述者沒有進行正面回答,而是采取回避、敷衍和搪塞的態度,有意或者無意地將訪談者設計的問題予以回避和轉移。訪談者精心設計而被口述者漠視、回避和轉移的這些具體問題,對于整個口述訪談主題和訪談任務的實現是不可缺少的問題,是必須通過口述者的回答才能弄清的核心問題,是根本不能回避的。這種情況便要求訪談者必須對口述者進行回訪,通過新一輪訪談繼續向口述者詢問,并獲得其明確答復。

      再其次,口述者在訪談中,有可能敷衍性程式化地回答訪談者提出的重要問題。在首輪訪談過程中,口述者盡管對訪談者提出的問題作了某種程度的回應,但這種回應多是程序化、表面的、常識性的、空洞的、簡略的、簡短的回答,顯然是輕描淡寫、避重就輕、敷衍性地回答訪談者提出的具體問題??谑稣弑M管講述了訪談者提出的相關問題,但有所保留和隱瞞,并沒有將自己真正經歷并知曉的歷史真相都講出來,對相關問題根本沒有敘述透徹,沒有講得清楚明白??谑稣叩幕卮鸪尸F出表面化、籠統化和膚淺化的特性,并沒有講出事情的具體細節;故事的生動性和鮮活性遠遠不夠,并沒有將事情的真實情況全面、準確而詳細地呈現出來。這種情況便要求訪談者同樣必須進行回訪,通過新一輪訪談中繼續詢問同樣的問題,請口述者繼續就相關問題進行詳細而深入的講解,對已有講述內容加以補充和深化。

      最后,盡管訪談者在首輪訪談之前圍繞主題設計了所要詢問的比較詳細的具體問題,但通過首輪訪談會發現,原來的訪談設計中仍然遺漏了很多重要的訪談內容,有許多重要問題沒有設計在具體訪談提綱之中。同時,口述者在首輪訪談過程中因提供了更多關于訪談內容的新線索,使訪談者意識到必須增加詢問許多新問題,才能深化對相關事情的了解。這些原本沒有設計到訪談提綱中的新問題,無疑是需要在新一輪訪談中重點予以關照的。訪談者需要將這些新補充的問題繼續向口述者進行詢問,請口述者加以補充回答。

      口述歷史首輪訪談中出現的上述四種情況,都要求訪談者必須進行新一輪訪談。訪談者在進行第二輪訪談之后,仍然可能還存在上述四種情況,故要求進行第三輪甚至第四輪訪談。當通過多輪訪談而使上述四種情況明顯減少或基本消失之時,才是口述歷史訪談工作真正完成之日。

      真實是口述歷史的靈魂??谑鰵v史是以挖掘歷史記憶的方式追求客觀的歷史真實,其特點是以口述者的歷史記憶為憑據再現歷史真實??谑鰵v史的真實性主要取決于歷史記憶的真實,而歷史記憶儲存及其呈現方式的局限,則影響了口述歷史的真實性??谑鲈L談的成功與否,決定于能否獲得歷史的真實;而能否獲得歷史真實,取決于作為當事人的口述者能否將其存儲的歷史記憶呈現出來;口述者能否將歷史記憶呈現出來,則取決于其能否克服諸多影響歷史記憶呈現的因素而將歷史記憶真實地講出來;口述者能否將歷史記憶中的真實講述出來,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口述者對訪談者的信任程度。因此,口述歷史的真實度,取決于訪談者與口述者之間的信任度;口述歷史訪談的成敗,同樣取決于兩者之間能否建立必要的信任關系。

      既然口述訪談質量的高低,與口述者對訪談者的信任度成正比,那么訪談者在訪談中建立與口述訪談對象的信任關系,無疑是提高口述訪談質量的關鍵所在,也是口述歷史能否成功的關鍵所在。受訪的歷史當事人面對陌生的訪談者,憑什么將自己所親身經歷的歷史真相講出來?口述者在首輪訪談過程中講出來的故事究竟有多少是真實的?訪談者如果不能獲得口述當事人的充分信任,口述者怎么可能與你合作完成口述訪談?他又怎么能夠將所經歷的故事如實地告訴你呢?口述訪談的豐富實踐證明,訪談者如果不能獲得口述者的充分信任,是很難獲得可信的口述歷史真相的。因此,獲得作為當事人的口述者的充分信任,是訪談者獲得真實的口述歷史內容的必要前提??谑鰵v史對訪談者最大的要求,是與口述者建立必要的信任關系。

      訪談者如何與口述者建立密切的信任關系?人與人的信任是建立在逐步相知的感情基礎上的。從陌生的訪談者到較熟悉的朋友,進而成為知己朋友,就是雙方建立信任的過程。這個過程是一個循序漸進的變化過程,是需要訪談者與口述者雙方在首輪訪談中逐漸熟悉而初步建立信任關系后,在隨后的多輪訪談中保持并加以強化的。訪談者與口述者在首輪口述訪談中相互認識、增進好感并加強理解,通過培養感情而逐漸建立相互信任的關系。而訪談者與口述者之間建立必要的信任關系,是需要一個互相了解的較長時間的,絕非進行單輪次訪談就能建立起來。首輪訪談為兩者建立起碼的信任關系奠定了必要的基礎,但多數情況下并未能真正確立起充分的信任關系。作為口述歷史主導者的訪談者,為了獲得作為當事人的口述者的必要信任,也是為了符合口述訪談的道德和法律規范,必須嚴格遵守口述歷史訪談的紀律和規則,嚴格保護口述者的個人隱私,必須承諾并做到守口如瓶,未經口述者允許絕不能將口述訪談內容對外透露。嚴格尊重口述者的權益并保護其隱私,才能消除當事人進行口述訪談時的諸多顧慮,逐步獲得口述者的信任,進而讓口述者敞開心扉,講出他所知道的親身經歷的歷史故事,將歷史記憶更準確更完整地呈現出來。

      大體上來說,口述訪談的過程是訪談者與口述者圍繞相關歷史問題進行交流的過程,也是雙方逐漸建立信任關系的過程。在首輪訪談過程中,兩者建立起初步的信任關系,這種信任隨著交往時間的增長而愈加強化,逐漸呈現為正比例關系??谑鰵v史的首輪訪談過程中,訪談者與口述者雙方都處于相互了解、相互觀察和相互磨合過程中??谑稣邔υL談者提出的具體問題,往往采取試探性回答,很難有深入而坦率的談話。因雙方還沒有建立起充分的信任關系,故口述者對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必然有所保留和隱瞞,不太可能將自己頭腦深處潛藏的歷史記憶詳細、完整而準確地講述出來??谑稣咴诙鄶登闆r下不僅有所保留和有所隱瞞,而且會出現敷衍應付、有意回避的情景??谑鰵v史訪談的實踐充分表明,口述者在首輪訪談中針對訪談者提出的問題,因為是在雙方信任度不夠的情況下進行講述的,故勢必會有隱瞞、回避,這種隱瞞和回避甚至是口述者有意為之,帶有明顯的敷衍傾向,往往可能是為了完成所謂的訪談任務而被動地回答,只是支差應付而已。這種情況是人之常情,無需過多苛責。而當經過首輪訪談的相互試探和互相了解之后,由于訪談者與口述者通過一段時間的訪談交往逐漸建立了信任關系,口述者逐漸能夠真正地敞開心扉,將自己知道的真相毫無顧忌地講出來,將自己親身經歷的事情完整準確地加以講述。首輪訪談在通常情況下是訪談者與口述者建立初步信任關系的過程,而兩者之間比較密切而充分的信任關系,則多數情況下需要通過繼續交往、觀察并在第二輪訪談后才能確立。因此,訪談者與口述者建立信任關系的客觀需要,決定了必須進行多輪訪談。

      口述歷史訪談中經常會出現這樣的情景:當口述訪談進行到第二輪(或第三輪)雙方建立比較密切的信任關系后,口述者會主動要求重新講述首輪訪談中曾經講過的問題,因為他覺得首輪訪談時自己對所講問題的真相有所隱瞞和回避,并沒有將自己知道的情況完全而準確地講出來;或者有意識地講錯了,或者有意回避了敏感的問題。甚至會出現這樣的情況:當雙方建立信任關系后,訪談者在第二輪(或第三輪)訪談過程中向口述者提出首輪訪談中的同樣問題時,口述者會作出完全不同的回答,會講出與首輪訪談不同的版本,并且講述的內容更加完整更加準確,甚至口述者強調以這輪講述的內容為準。這樣看來,當訪談者與口述者之間建立信任關系后,口述者才會真正地敞開心扉、暢所欲言。這種建立在雙方信任關系基礎上的口述訪談,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口述訪談,這樣的口述訪談才是真正獲得歷史真相的有價值的口述訪談。而這種口述訪談效果,通常不是在首輪訪談中就能出現的,往往需要首輪訪談后的多輪訪談才能實現。這無疑彰顯出口述歷史多輪訪談的學術價值。

      無論從口述歷史的法律規范的角度,還是從口述音像文本整理轉化為文字文本的角度,口述歷史訪談工作絕非僅僅進行首輪訪談就算完結??谑鲈L談之后音像資料整理過程中,需要口述者繼續核實訪談內容;訪談資料從音像轉為文字后的刪改過程中,需要口述者對這些整理后的文本進行確認,文字的加工說明及增刪修補同樣需要口述者的認可和同意。如果口述者因故不能閱讀訪談者整理出來的文字轉化稿,就需要訪談者將其向口述者念讀出來,讓口述者聽明白,看看訪談者整理出來的文字與自己訪談中講述的意思是否一致,有沒有轉化意思的誤會,整理的文字是否符合口述者講述的本意和表達的本意??谑稣邔υL談文本認同授權和簽字的過程,同樣是口述歷史訪談規范化操作不能缺少的環節。這種確認過程,既是對作為口述歷史訪談合作者的口述者的起碼尊重,也是訪談者需要嚴格遵守的口述歷史操作規范。故多輪訪談是口述歷史訪談的客觀需要,也是與新聞采訪和田野調查的根本區別。

      多輪訪談的過程,既是訪談者與口述者逐漸建立密切的信任關系的過程,也是雙方進行深度訪談的過程。第二輪訪談主要圍繞首輪訪談中出現的上述四種情況逐次展開:一是糾正口述者在首輪訪談中明顯講錯的問題;二是追問并希望口述者詳細回答首輪訪談中有意或無意回避的問題;三是請口述者重新回答首輪口述訪談中輕描淡寫而未講透的問題;四是請口述者回答首輪訪談中遺漏缺失的新問題??谑鍪橇鲃拥?,口述者新一輪訪談中講述的內容必然會與首輪訪談不同,即便是講述同一件事也會衍化出不同的版本,這是因雙方信任度加強而必然出來的情況。這種情況,就要求訪談者在多輪訪談中強化追問意識并著力于深層次的口述訪談,以逼近歷史真相。

      第二輪訪談是在雙方更為信任的合作關系基礎上進行的口述訪談。既然訪談者通過首輪訪談與口述者逐漸建立了信任關系,那么在新一輪訪談中就需要對口述者進行必要的深度訪談。訪談者要鼓勵和啟發口述者發掘歷史記憶,更深層地講述歷史故事;要敢于和善于質疑口述者所回答的問題,要有刨根問底的追問精神和必要的懷疑精神;要敢于和善于以研究專家的身份對口述者講述內容進行追問、反問甚至質疑,在雙方切磋討論中加強對相關問題的認知。第二輪訪談過程中,訪談者除了詢問圍繞訪談主題而增加的諸多新問題之外,還需要繼續追問首輪訪談中提出的相同問題,并善于對這些曾經詢問過的問題進行深度追問,發現其中的差別,并探尋這種差別背后的諸多原因??谑鰵v史訪談追求的是無限逼近歷史的真相,而歷史真相是不會自動呈現出來的,是需要通過挖掘口述者的歷史記憶才能逐步呈現的??谑稣叩臍v史記憶有一個逐步喚醒的過程,喚醒后的歷史記憶要呈現出來,是要克服諸多困難的。因此,口述者歷史記憶的呈現,是需要訪談者進行不斷的鼓勵、不斷的追問才能深入挖掘出來的。訪談者要有必要的敏銳性和好奇心,要有不斷追問的自覺性和主動性,要有刨根問底不斷探尋新知的追問之心,要善于觀察口述者回答的每個細節,通過捕捉各種信息進行不斷追問。正是在多輪次的深度訪談過程中,訪談者與口述者共同合作,以深入發掘歷史記憶的方式無限逼近歷史真實。

      即便是口述者與訪談者在多輪訪談過程中建立了密切的信任關系,受生理、心理而導致的記憶消退等客觀因素的影響,口述者的歷史記憶也不是那么容易能準確完整地呈現出來的。為了獲得比較可信的口述訪談史料,讓口述者將記憶深處中的歷史真實逐漸呈現出來,需要訪談者不斷與口述者溝通情感,啟發口述者進行不斷回憶,重回歷史場景,打撈已經逝去但仍然保存在頭腦中的歷史記憶??谑鲈L談中往往會出現這種狀況:即使口述者無意作偽造假,而是抱著實話實說的真誠,但因為其當時的見聞條件、歷史記憶在一定程度上的必然失真,以及不可能不加進去的主觀因素等,口述者對歷史事件的憶述也不可能符合已逝的客觀真實。這種情況表明,口述者的歷史記憶是需要在多輪訪談中逐漸呈現的,其本身的失真及錯誤同樣需要在多輪訪談中加以克服。

      多輪訪談既是訪談者與口述者建立互相信任關系的過程,也是雙方圍繞著相關問題進行互動交流的過程。從某種意義上說,這個互動交流的過程,就是獨特的口述歷史研究過程。訪談者所作的訪談前期準備工作屬于口述歷史研究,其所進行的多輪訪談過程同樣屬于口述歷史研究;訪談者在多輪訪談中對口述者進行追問的過程屬于口述歷史研究,其根據訪談音像文本而對訪談內容進行的文字整理及向口述者返回及審讀確認的過程,同樣是口述歷史研究的過程。同樣道理,口述者在多輪訪談過程中進行的回憶屬于口述歷史研究,口述者不斷回答問題的過程同樣屬于口述歷史研究;口述者在多輪訪談中不斷與訪談者進行討論并回答和補充問題的過程屬于口述歷史研究,而其對訪談音像整理文本的補充修正和確認,又何嘗不是口述歷史研究?因此,口述歷史研究是訪談者與口述者圍繞相關主題而進行的合作過程,貫穿于口述訪談之前期準備、多輪訪談過程、深度訪談展開、訪談影像之文字轉化和整理及確認的全過程之中。

      總之,口述歷史必須高度重視多輪訪談,并將其視為口述歷史的標志性特征。訪談者在做好前期案頭準備后就可以進行口述訪談,但口述訪談絕不是僅僅進行單輪訪談就能完成的,更不是僅僅在口述訪談結束后將音像文本整理成文字稿就完結的。首輪口述訪談后的整理過程和口述訪談深化過程,必須高度重視并牢牢抓住多輪訪談這個中心環節。首輪訪談中所涉及的時間、地點、人物等內容有可能錯誤,必須用文獻資料進行校正和補充;首輪訪談中某些問題沒有講透或避而未談,需要繼續訪談才能解決;在首輪訪談中發現了許多訪談前沒有注意的新問題,需要通過第二輪訪談來加以解決和深化,訪談者與口述者進行口述訪談而必須的信任關系,需要在多輪訪談中逐步確立。因此,首輪訪談之后進行多輪訪談,是口述歷史訪談的客觀要求??谑鰵v史訪談必定要進行多輪訪談,而唯有進行多輪次訪談才能真正實現口述歷史之目標。多輪訪談是口述歷史訪談的基本特點和根本標志,也是它區別于新聞媒體采訪和社會田野調查的突出特征。(注釋從略)

      (作者系河南大學歷史文化學院暨當代中國研究所特聘教授)

    作者簡介

    姓名:王瑞芳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馬云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久久精品中文无码资源站
    <input id="uwc48"><tt id="uwc48"></tt></input>
  • <menu id="uwc48"></menu>
  • <nav id="uwc48"></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