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uwc48"><tt id="uwc48"></tt></input>
  • <menu id="uwc48"></menu>
  • <nav id="uwc48"></nav>
  •  首頁 >> 社科關注
    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百年進程的實踐理路與趨勢展望
    2021年10月08日 07:58 來源:《浙江社會科學》2021年第6期 作者:劉同舫 字號
    2021年10月08日 07:58
    來源:《浙江社會科學》2021年第6期 作者:劉同舫

    內容摘要:馬克思主義與中國革命、建設和改革實踐的結合形塑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百年進程,理論與實踐的交融并進構成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基本理路。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馬克思主義與中國革命、建設和改革實踐的結合形塑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百年進程,理論與實踐的交融并進構成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基本理路。中國早期革命運動推動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傳播的同時,凸顯了馬克思主義之于中國革命的思想引領意義。以救亡圖存為己任的中國共產主義運動成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動力之源,開啟了具有理論與實踐雙重意蘊的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征程。伴隨這一征程,中國共產黨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歷史任務與現實目標之間關系的認識愈加清晰。中國共產黨立足本國實踐、放眼全球視野,將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作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外部推動力量予以審視,在辯證把握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整體格局和實踐效應中,拓展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形成和發展的問題域及理論向度。由中國共產黨領導推進的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其獨特之處在于歷史實踐的內在性和總體性意義。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我們應以高度的歷史自覺明確新時代的發展主題,推進新時代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理論創新與實踐創造的縱深發展,為馬克思主義的當代發展和世界文明新形態的構建貢獻智慧。

      【關鍵詞】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百年進程/實踐理路/展望

      【作者簡介】劉同舫,浙江省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員,浙江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院長、教授

     

      從中國共產黨成立之日起,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已逾百年。在此期間,歷史的縱橫發展以復雜性、多面性和矛盾性的面貌展開,理論與實踐在歷史的普遍聯系中發生交融和碰撞。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進程是中國共產黨立足中國國情,不斷對馬克思主義進行理論創新和實踐發展的過程。百年來,中國共產黨深刻洞察世界歷史的演進規律、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基本規律以及中國社會的現實境況,提出建立符合中國具體實際、有中華民族特色的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體現了中國共產黨人對我國社會現實的準確把握和對實踐觀點的靈活運用。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旨在實現馬克思主義與中國革命、建設和改革實踐的具體結合,確證了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理論構建與中國道路建設的內在一致性。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理論與實踐,造就了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的理論生成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實踐生成,并以一種歷史的“在場”啟發我們思考新時代的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所面臨的現實難題與歷史任務。馬克思主義之所以能夠在中國共產黨的百年歷史中激發出持久的創造力和發展潛能,根源于中國共產黨對馬克思主義立場、觀點與方法的堅守及發展。在筆者看來,立足實踐、服務實踐與回歸實踐,進而不斷滿足人民在新時代的美好生活需要,是新時代賦予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歷史使命。以完成這一歷史使命為目的,回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百年進程并展望其發展趨勢,具有重要的理論意義與現實價值。

    中國革命運動:開啟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動力之源

      馬克思主義中國化與中國共產主義革命運動存在本質關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百年歷程,不僅與中國革命的歷史主題息息相關,而且肇始于以救亡圖存為大任的中國革命運動。以馬克思主義理論回應中國歷史所需、人民所迫,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動力之源。在這一歷時性過程中,馬克思主義作為革命思想武器和精神旗幟的地位得以確立,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發展走向與價值立場逐漸明晰。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真諦在于,依據馬克思主義的基本理論觀照中國實踐問題,同時又在實踐發展中完善理論本身,創造出具有中國特色的馬克思主義理論成果和實踐成果。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馬克思主義以其科學的立場、觀點和方法,為中國共產黨求解中國革命的性質、對象和路線等關涉中國歷史走向、中國人民命運的重要問題提供了指引,并由此形成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發展成果。

      近代以來的中國現代化探索,是對處于新舊歷史交替時期的中國命運即“中國向何處去”的不懈求解。歷史表明,近代中國的歷史方位與走向問題,難以在舊式或西式的解釋理論與發展框架內予以回答。以五四運動為契機,中國革命決定性地步入新民主主義階段。在這一階段,馬克思主義開始作為一種頗具影響力的社會思潮深入中國社會,并逐步與此時中國的時代任務和實踐問題相遇,其強大的真理力量和理論活力使中國人民在思想和文化的洗禮中覺醒,其在中國的廣泛傳播不僅為以挽救民族危亡為革命志業的中國先進分子接受馬克思主義奠立了思想文化環境,而且為指導中國革命迅速建立新的堅強的領導力量提供了重要歷史契機,由此中國革命實踐中的諸多問題才得以逐步解決。歷經馬克思主義的早期闡釋與傳播,中國社會革命以五四運動為歷史起點,一往無前地走向了現代化與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相互交織、統一推進的歷史新征程。①在這一征程中,中國共產黨人準確把握十月革命后的世界潮流和歷史機遇,在全世界無產階級崛起和聯合的歷史趨勢中,充分認識并展現了馬克思主義政黨對中國革命運動以及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引領意義。由中國共產黨領導進行的革命實踐既推動了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傳播,又創造性地實現了馬克思主義在中國革命實踐語境中的發展。實踐構成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動力之源,即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是解決中國革命實踐難題的現實需要,也就是說,推動中國社會變革及實踐發展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出發點與價值取向。晚清以來,國內封建政權的腐朽和國外帝國霸權的侵略致使中華民族遭遇前所未有的殖民危機,中國先進知識分子在試圖掙脫內外困境的過程中,不斷反思中國的歷史方位和未來命運,探索民族獨立與人民解放的現實道路,但均以失敗告終。對救亡歷史的反思和對救亡方式的探索貫穿于自洋務運動以來的歷史,屢戰屢敗的抗爭歷程促使中國人民愈加渴求通過科學、徹底的理論引領中國社會展開廣泛而深刻的變革。

    德國柏林市中心的馬克思銅像。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以馬克思主義為理論指導實現中國社會變革的前提,在于揭示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實踐結合的可能性與可行性,即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需要解決其是否可能以及如何可能的問題。這一關鍵問題只能也已然在中國革命運動的深入推進中被予以解決,這表明馬克思主義關于診斷中國革命現實問題、分析中國基本國情以及融合中國革命文化的理論功能得到檢驗與激活,本質性地切中了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的中國歷史課題。而中國共產主義革命運動的現實展開,則表征著中國共產黨通過推進馬克思主義的中國化,對中國社會發展的主體力量的發掘與轉化過程。中國社會的變革意味著在理論與實踐的雙重意義上實際地推動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并以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激發中國革命的實踐力量。漸進深入的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進程與持續拓展的中國革命運動之間呈現為理論創造與實踐推動的辯證過程,在以馬克思主義“化”中國的同時實現馬克思主義的中國化體現了理論與實踐的統一。馬克思主義是通過中國化的方式得以激活、發揮,由之帶來的結果不僅是革命實踐的深入推進,而且是理論創造的成就斐然——作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第一個理論成果的毛澤東思想在中國革命運動的實踐中孕育、生成。對關涉中國歷史方位與前途命運的中國社會性質、中國革命力量和革命思想路線等問題予以漸進認識與求解,從根本上推動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及其理論成果的形成。

      第一,中國革命的根本任務在于推動中國社會性質的轉變,實現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這一根本任務促進了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理論力量的形成。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以中國社會革命的性質為切入點,將馬克思主義的現實效力從西方社會轉向中國社會,在回答中國社會性質問題的同時指明了中國革命的發展前景。舊民主主義革命時期的各種非馬克思主義思想以及諸多現代化嘗試未能厘清中國社會的性質問題,也就無法解決中國革命的性質和前途問題,導致人們在模糊的認知下將革命引向歧途并最終失敗。中國革命運動促使中國共產黨與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在透視與認清中國社會性質問題上實現理論創新,要求中國共產黨能夠在馬克思主義的理論指引下找到解決問題的實踐出路,而不僅僅是掌握馬克思主義現成的結論或俄國社會主義革命運動的經驗內容。這也要求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從歷史哲學的方法論維度澄清中國革命如何由新民主主義走向社會主義的前提性問題。

      第二,中國革命運動初始階段的不徹底性,對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提出了明晰革命對象和依靠力量的前提性要求。革命的對象究竟是封建主義、資本主義還是帝國主義,革命的本質到底是民主革命、民族革命還是二者統一,這些問題關涉如何確定革命階層及其所依附政治力量的屬性,對其解答實際上是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政治立場與價值取向的說明,直接影響著中國革命運動的開展。但在革命初期,無論是反對外來侵略的農民革命運動還是推翻封建統治的資產階級革命運動,都未能準確解答革命的對象問題,沒能構建起團結一切革命力量的統一戰線。在中國革命運動初期,對互為依托的封建主義、帝國主義和官僚資本主義等革命對象及其相互關系的模糊認知,從反面警醒中國共產黨借助馬克思主義的階級分析理論,辨識無產階級在中國革命中的主體地位,明確革命主體力量壯大過程與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歷史進程的一致性,由此直觀地呈現出中國化馬克思主義走向成熟并不斷深化的發展態勢。對中國革命對象、領導力量和依靠力量等問題的理論求解,不但為維護中國共產黨在革命中塑造的先鋒隊形象,確立中國共產黨在革命中的領導地位以及中國人民在革命中的主體地位奠定基礎,而且為中國共產黨解決革命時期社會階層的分化和沖突問題提供科學方法。對革命對象與革命力量的準確劃分,從源頭上對革命不徹底問題予以根除,進而明確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無產階級立場與為人民服務的價值取向。

      第三,中國革命運動在深入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歷史進程中,澄清了對馬克思主義的諸多誤解,揭示了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的未來發展方向。在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進程中,對馬克思主義的科學理解和正確運用是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發展的核心內容。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基于各種非馬克思主義而產生的主觀主義、教條主義和宗派主義等錯誤認識曾給中國革命造成嚴重的負面影響。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必然要求以正確理解馬克思主義為前提,將不斷回應與澄清各種非馬克思主義言論和觀點的理論闡釋過程內置于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實踐進程之中,并在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實踐中發揮其對革命運動的指導作用。中國共產黨在延安時期通過反對宗派主義、主觀主義和黨八股的整風運動,與非馬克思主義思潮進行思想斗爭,澄清了黨內存在的對馬克思主義的片面理解,確立起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凝練了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理論即毛澤東思想的精髓要義,為馬克思主義及其中國化理論在變化發展的社會實踐中進一步深化和拓展提供了基礎框架。

      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實踐進程開啟于中國革命運動,對關涉中國歷史方位和前途命運的具體革命問題的求解構成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動力之源。在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理論發展與中國革命實踐發展的雙重進程中,中國共產黨不僅在推進革命進程中確立了從客觀實際出發的實踐觀點,而且由此實現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與中國道路建設的內在統一。以追求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為歷史任務的中國革命運動,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提供并夯實了實踐土壤,對推進和發展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具有開創性意義。但中國的革命實踐并非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發展的唯一路徑框架,其歷史發展的眼光也絕非僅僅局限于中國革命的理論和實踐。中國革命實踐、世界歷史發展與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密切關聯,馬克思主義及其中國化理論成果的豐富和發展始終與國際共產主義理論研究及現實實踐相互對照,其在不斷結合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歷史和現實以及審視、反思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成敗得失中實現了自身的持續發展。

    國際共產主義運動: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外部力量

      馬克思主義自誕生以來,其理論影響范圍逐步由歐洲大陸拓展至世界各地,指導了多國革命及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國際共產主義運動與中國共產主義運動在價值目標上的共通性,使其能夠成為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他山之石”。中國共產黨從不同于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時空條件和實際問題出發,為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理論延伸和實踐擴展提供深刻的思想內容與分析方法。由此所形成的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理論與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及其理論成果相互對照的發展進路,表明馬克思主義在傳播和發展中,“通過與世界各國的無產階級及民族解放運動相結合,深刻地影響和改變了20世紀的世界歷史進程”。②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進程對中國歷史發展的決定性意義在于,其表征了中國社會主義道路的理論形成和實踐拓寬,而這一意義不僅由馬克思主義本身所賦予,而且通過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對中國共產主義運動的影響而得以彰顯。十月革命后蘇俄、蘇聯以及共產國際的社會主義革命理論與實踐,對中國革命的影響延伸至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后。隨著中國共產主義運動重心由革命向建設的成功轉移,蘇聯以及社會主義陣營的社會主義建設經驗便成為中國社會主義建設的主要參照與反思對象。而由于歷史向世界歷史的深入發展,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理論進程與實踐深化得以具備廣闊的國際視野和世界資源,在對內改革和對外開放的戰略變化中放眼于世界范圍內的共產主義運動,積極汲取他國的經驗和教訓;在審視國際共產主義運行及歷史經驗中創建和完善我國的共產主義運動,以借鑒和反思國際共產主義運動所形成的歷史思維和辯證思維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在這一意義上,國際共產主義運動成為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發展的強大外部力量。

      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為解決中國在革命時期的革命道路問題、建國以后的社會主義建設以及發展道路問題提供了重要的參考價值和借鑒意義。這一力量本質性地體現為,通過對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借鑒與反思,形成一種對如何開展革命、如何進行社會主義建設以及如何構建中國發展道路的開放性思維和世界性視野,進而以此推動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從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對中國共產主義運動的影響程度和持續時間來看,蘇聯共產主義運動的作用舉足輕重,其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影響具有一定的持續性。蘇聯共產主義運動作為蘇俄社會主義革命的延續和深化,共產國際作為以蘇聯共產黨為主導的國際工人階級組織,社會主義陣營作為以蘇聯共產主義運動為首的聯合陣線,都深刻影響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發展進程。為闡述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影響,筆者從理論上將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劃分為以蘇聯為主體的共產主義運動和世界其他國家的共產主義運動。

    1919年3月,共產國際第一次代表大會開幕式,列寧等主要成員出席了會議。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以蘇聯為主體的共產主義運動在較長的歷史時期內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發展提供了重要的理論基礎與實踐樣本,其也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重要反思對象。這意味著中國共產黨能夠緊扣不斷變化的社會實踐要素,辯證看待蘇聯共產主義運動及其對馬克思主義的理解和認識,并生發出立足中國實踐條件的歷史經驗,進而為拓展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提供可能性空間。蘇聯共產主義運動是馬克思主義基本理論與民族國家具體實踐相結合的一次偉大嘗試,其對馬克思主義進行探索與豐富的歷史經驗,既為中國馬克思主義者將馬克思主義具體化這一理論問題的探討引向深入,同時也為開創中國共產主義運動的獨特實踐范式拓寬了視野。

      世界其他國家的共產主義運動之于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影響主要展現于蘇東解體之后,其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外部推動作用則體現為從不同于蘇聯共產主義運動的理論路徑與實踐模式出發,豐富了馬克思主義的理論形態及推進其發展的實踐道路,由此為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進一步發展提供理論與實踐支撐。

      理論與實踐相結合是馬克思主義的題中之意,始終貫穿于馬克思主義的傳播與發展之中。馬克思、恩格斯率先深度關注和思考理論如何具體化和民族化的問題,從指導西歐各國的共產主義運動到提出東方社會理論,他們始終努力將基本原理與一國實踐相結合。蘇俄的社會主義革命為推進馬克思主義具體化和民族化作出了開創性貢獻,它在世界范圍內具有實踐與理論的雙重效應:蘇俄社會主義革命成為其他國家開展無產階級革命的學習和借鑒對象,馬克思列寧主義成為各國共產主義運動實踐者推動馬克思主義與本國實踐相結合的基本理論參照。自馬克思主義傳入中國以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開啟及其理論成果的生成便與蘇聯共產主義運動密切關聯。從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的整體發展脈絡上看,中國共產黨在將馬克思主義置于中國語境并與中國實際相結合的過程中,深受蘇聯共產主義運動的影響。這種影響既在一定程度上推動了中國的思想變革和社會發展,也不可避免造成了一定的負面效應:民主革命時期的部分馬克思主義者罔顧中國具體國情,將蘇聯共產主義運動的理論與實踐奉為教條,在有關中國革命道路等核心問題上作出錯誤判斷,導致中國革命形勢逐漸惡化并陷入困境,使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遭受挫折;我國社會主義建設初期也曾不加甄別地借鑒蘇聯社會主義建設經驗,從而形成關于社會主義建設道路的不當認知與偏頗做法,致使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在一段時期內陷于僵化狀態。

      蘇聯共產主義運動的理論闡釋與實踐模式,既深刻影響了中國共產黨對馬克思主義的理解及運用,也引發了對套用“蘇聯模式”的反思:在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早期階段,即中國共產黨率領中國人民進行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以蘇為師”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第一次理論飛躍發揮了積極作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中國共產黨以蘇聯社會主義實踐教訓為戒、探索適合中國國情的社會主義道路;改革開放后,蘇聯解體背后映射出其未能與時俱進地發展馬克思主義的深層次問題,使中國共產黨以此為鑒走出了一條符合中國國情的社會主義建設道路和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發展道路。蘇聯共產主義運動中的正反經驗拓展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理論與實踐空間。馬克思主義唯有立足于中國的革命實踐,才能從本質意義上切中中國問題與中國現實,進而實現中國化。因此,蘇聯共產主義運動之于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推動意義在于,中國共產黨在反思借鑒蘇聯共產主義運動經驗的基礎上,既實現了對僵化的共產主義實踐模式的徹底突破和根本超越,又衍生了共產主義理論的中國范式和諸多中國化成果,推動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和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持續前進與深入發展。

      蘇聯共產主義運動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具有重要意義,但其并非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全部內容,也不能代表馬克思主義在世界范圍內的全部實踐模式和理論范式。世界其他國家共產主義運動及其經驗教訓,也進一步推進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全部實踐和理論活動,都應作為推動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外部推動力量予以考察。在革命時期,中國共產黨客觀上難以將發展馬克思主義的視野擴展至世界范圍內的共產主義運動,因此蘇聯共產主義運動經驗成為此階段中國開展共產主義運動,推動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最重要來源。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逐步擺脫對外封閉的發展環境,呈現出與日俱增的開放態勢。新時期的中國共產黨在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進程中,不斷加強與世界各地的共產主義運動、馬克思主義理論本土化實踐的交流,關注世界不同區域的馬克思主義的理論運用和共產主義運動的實踐走向。東歐劇變、蘇聯解體后,以馬克思主義為理論基礎追求以社會主義取代資本主義的民族實踐和理論研究仍廣泛存在于世界各地,其共產主義運動中所遭遇的現實問題和理論難題及其化解方案,均成為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實現理論創新的重要研究對象。作為科學性、開放性與世界性的統一體,馬克思主義“并不是處在世界文明大道之外而橫空出世的孤芳自賞、僵化不變的思想學說,不是默默獨語、自我封閉的文化單子”。③中國共產黨克服了傳統封閉式的實踐觀和發展觀,不斷深化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規律的認識。

      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在不同地區面臨不同的實踐境遇和理論難題,而不斷促進馬克思主義與具體實踐相結合是各國必須始終置于首位的迫切任務。無論是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都在探索符合自身國情的發展道路中形成具有本國特色的共產主義建設實踐和理論智慧,豐富拓展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構建路徑和話語體系。百年來,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在樹立國際視野的基礎上檢審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多元實踐以汲取發展養分,將不斷創新的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世界觀、方法論有機融貫到時代發展所需的價值引領中,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走向新境界、邁入新高度。

    歷史實踐:檢驗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理論成果的現實尺度

      百年來,中國共產黨在將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具體實踐相結合的歷程中不斷突破各種思維障礙和實踐束縛,形成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系列偉大理論成果,成就了中國現代化實踐的輝煌功績。理論在一國的發展程度取決于實踐對理論的需要程度以及理論回應與指導實踐的實際效力。馬克思主義理論的實際效力在回應和指導中國歷史實踐中得以檢驗。中國社會革命、建設和改革實踐實現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實踐邏輯與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理論邏輯的辯證統一,揭示了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開創性發展的邏輯理路與歷史必然。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所產生的持久效應與當代價值及其在馬克思主義發展的整體歷史和21世紀馬克思主義發展的總體格局中所占據的重要地位,需要基于特定的歷史和實踐維度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理論成果予以總結、提煉和反思。

      作為特定時代的理論成果,無論是馬克思、恩格斯創立的馬克思主義,還是列寧等人發展的俄國化馬克思主義,抑或是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都是以特定的歷史性實踐為發端,在實踐的洗禮與檢驗中不斷深化發展。馬克思主義起源于19世紀資產者與無產者緊張對峙的西方社會,必然帶有與當時社會實踐相匹配的價值觀印記。任何科學理論并非一經形成便成為固定不變的終極法則,馬克思主義創始人在其理論誕生后仍始終致力于追蹤現實世界的變化發展,并據此不斷對自身理論觀點進行必要的調整、豐富和發展,推動理論內涵的豐富及其作為思想武器的適用性。在馬克思主義俄國化的歷史進程中,以列寧為代表的馬克思主義者針對俄國革命形勢和國內發展狀況呈現出的特征,對俄國革命策略和國內發展政策作出相應調整,形成一系列符合俄國社會實際并經受俄國革命、建設實踐考驗的俄國化馬克思主義理論成果;但俄國化的馬克思主義在后來的社會主義建設過程中,未能使自身持續保持與實踐的積極互動,喪失了馬克思主義發展所應有的生機與活力。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開端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國社會,其理論誕生與發展的實踐土壤不同于19世紀的歐洲社會和20世紀的俄國社會。在中國近代社會,帝國主義和中華民族、封建主義和人民大眾的矛盾互相交織在一起,國家陷入內憂外患、民族危難的境地,亟須經得起中國革命實踐打磨和檢驗的科學理論。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這一具有中國特色的科學理論就在這樣的情景下應運而生,其兼具革命性、實踐性、時代性和歷史性,同時也在中國實踐的檢驗中彰顯和確證了自身的真理性與科學性。

      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尋求民族解放和社會變革的歷史任務迫切需要革命者找到如何開辟革命道路的答案。從世界革命到中國革命,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在回應中國革命道路的問題中,提出“農村包圍城市、武裝奪取政權”的原創理論,真正開啟了馬克思主義的中國化歷史進程,開辟出通向革命勝利的現實道路。近代以來,中國人民為實現民族獨立與人民解放進行了艱苦卓絕的摸索和嘗試,其中不乏各種非馬克思主義的理論主張和實踐方案。然而,非馬克思主義理論的認識框架和致思路徑,忽視了中國歷史發展與現實條件的真實關系,無法切中中國社會的本質。俄國社會主義革命的“中心城市武裝起義”理論一度被視為中國革命道路“不可置疑”的唯一指南,但部分教條主義者對這一革命道路理論的直接套用,使得馬克思主義在根本上無法指導中國實踐。理論與實踐上的困難,使中國共產黨對這一嘗試性探索進行反思,形成了基于中國國情和革命特點構建革命道路的自主意識。這一意識的萌生意味著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成果——毛澤東思想以一種切中問題本質的實踐方式作用于中國革命道路的生成,而“農村包圍城市、武裝奪取政權”的中國式革命道路理論、具有中國特色的革命實踐道路、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勝利以及社會主義政權在中國的建成則確證了毛澤東思想的真理性。

      從中國革命到中國建設,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在回應現實實踐訴求中,提出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過渡理論和社會主義改造理論,推動中國社會由新民主主義向社會主義順利過渡,開辟出中國現代化建設道路。在社會主義改造與探索時期,“馬克思主義中國化蘊含著對社會主義基本制度的實踐考量”。④與同樣經歷戰火摧殘和革命洗禮的俄國社會相似,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恢復國民經濟和進行社會主義改造的新任務,對中國化馬克思主義提出了理論發展的實踐新訴求。但中國進入社會主義階段前的社會性質同俄國存在較大差異:十月革命前,俄國已經由農奴制改革完成了資產階級革命,其社會生產方式和運行結構已經屬于資本主義性質;新民主主義革命后,盡管民族民主革命和建立新政權的任務已經完成,國民經濟的恢復工作也在較短時期內基本結束,中國雖得以擺脫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會性質,但由這一社會性質所導致的歷史后果卻未能一并消除。中國社會無法依靠革命的勝利為繼續進行社會主義建設提供直接的物質基礎和制度前提,這對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理論提出了新的需求。正是基于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實際情況尤其是階級情況的清晰認識,中國共產黨創造性地提出社會主義過渡理論,認為在進行社會主義建設之前,需要對阻滯新中國步入社會主義階段的舊因素進行徹底革新。三大改造的完成推動了由新民主主義社會向社會主義社會的歷史性轉變,確立了中國社會的社會主義性質,為新中國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奠定了基礎,中國共產黨也相應提出與新的歷史階段相匹配的社會主義建設理論。中國共產黨通過運用毛澤東思想回應中國社會由新民主主義向社會主義過渡的時代命題與開展社會主義建設的實踐訴求,使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改造理論的真理性在實踐的檢驗中得以彰顯與確證。

    2021年9月28日,北京西單西北角的“鄉村振興”主題花壇。以秋季的豐收景象為主景,展現出產業興旺、生態宜、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鄉村振興新篇章。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從新時期到新時代,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在回應改革發展的時代問題中,創立了關涉中國與世界命運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開辟了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因主客觀條件的限制,中國共產黨關于社會主義發展階段、發展任務的科學判斷沒有被一以貫之地堅持,使社會主義建設未能高效開展。這對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提出了新的時代任務,即在回應社會主義本質的問題中推動中國社會的發展。以確立“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的真理標準問題大討論為開端,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率先打破了中國社會發展的思想禁錮,逐漸恢復了馬克思主義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和實踐準則,從理論上開啟了思想解放的前景。伴隨思想問題的初步解決,一系列改革理論和觀念得以提出并被迅速推廣與實踐,促進了馬克思主義與中國發展實際的緊密結合。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在推進新時期中國改革實踐問題的解決過程中,以提出實踐真理論、改革發展論、社會主義本質論、初級階段論、“共同富?!闭摵蜕鐣髁x市場經濟理論等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理論為思想表征,始終將社會主義中國的本質、發展階段、歷史使命和時代任務融入“中國特色”的闡釋范式,并將中國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事業置于廣闊的國際社會背景中加以解讀,實現了馬克思主義理論的超越性發展和創新性突破。在道路層面,富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前后接續、不斷發展,中國人民從“站起來”“富起來”邁入“強起來”的歷史性飛躍時期,為最終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指引了現實路徑。在理論層面,在回答“什么是社會主義、怎樣建設社會主義”的基礎上形成了鄧小平理論;在解答“建設什么樣的黨、怎樣建設黨”的基礎上形成了“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在回應“實現什么樣的發展、怎樣發展”的基礎上形成了科學發展觀;而對“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什么樣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怎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回答則形成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新思想在新的歷史方位開辟了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發展的新境界,也推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在制度層面,確立起包括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以及軍隊和黨的制度體系在內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在制度建設的巨大成就中驗證了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的理論智慧。在文化層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建設在科學化、民族化、大眾化和時代化等向度中得以體現,推動了社會主義文化大發展大繁榮。在文化傳承與創新、文化交流與交融中彰顯出中華文化的厚重底蘊和獨特魅力。在中國與世界的關系方面,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將全球化時代的人類問題予以統一考察,為解決“風險社會”的世界普遍問題提供中國理論、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在改革開放以來的中國化進程中,馬克思主義具體轉化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理論、制度和文化。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的意識在這一歷史進程中得以鞏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愿景在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理論發展中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實踐生成中日益走向現實。

      中國共產黨的歷史實踐之所以成為檢驗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理論成果的現實尺度,主要得益于中國共產黨在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發展中彰顯了實踐的內在性與總體性意義。一方面,實踐的內在性意味著將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實踐視為內在于中國人民自身發展需要的生存性活動,而非僅僅受制于外部力量影響的革命活動,使中國人民自覺投入到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實踐進程之中,并運用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理論成果建設中國道路。另一方面,實踐的總體性表明發展馬克思主義旨在揭示人類整體的前途命運,而不是以既定的理論形態或運動形式規定人與社會的存在方式和歷史前進的方向。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理論成果雖然伴隨中國化實踐過程的推演而產生歷時性的轉變,但就世界歷史整體進程而言,馬克思主義中國化與其他社會發展模式仍以一種共時態的方式存在。因而,在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實踐的總體性維度上,其理論成果不必跟在資本主義現代文明之后亦步亦趨,而是在歷史唯物主義的引導下,依循自身獨特的運行軌跡,致力于彰顯一種趨向新型文明形態的可能性。

    趨勢展望:激發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歷史自覺

      回望歷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在回應中國革命問題中開端,在反思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理論與實踐的歷史經驗中拓展,在中國社會實踐的考驗中得以檢驗和發展,實現了與中國現代化進程的統一并進。立足當代,中國與世界的關系呈現為“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這是中國共產黨對整體歷史發展階段的基本把握,也是理解中國在世界潮流中如何抓住機遇、回應挑戰,推動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進入下一個百年的必然要求。展望未來,持續而深入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進程,仍應堅守馬克思主義理論中的實踐觀點,在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發展進程中明確新的時代主題,形成高度的歷史自覺。這種歷史自覺要求我們深刻領悟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發展規律,將新時代馬克思主義的科學精神與中國歷史的實踐運動聯系起來考察,審視全球化深入發展背景下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新變化和新特征,堅定與厚植新時代馬克思主義發展的中國立場和主體意識,在努力破解中國發展難題的同時,拓展新時代馬克思主義發展的國際化視域和人類意識,在世界發展的“驚濤駭浪”中把握“中國航船”的正確方向,在積極貢獻中國馬克思主義的智識經驗以求解全球性問題的過程中,彰顯新時代馬克思主義的世界意義。

      以高度的歷史自覺對中國社會的革命進程予以整體考察,在歷史的反思中推動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如何在前人開拓的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發展路徑上繼續前行,是發展新時代馬克思主義的全新課題,其意味著對歷史經驗的總結和歷史教訓的警醒。為此,應在厘清中國歷史發展的主流和支流的基礎上,挖掘、汲取助力新時代馬克思主義發展的中國基因和民族血脈,在邁向民族復興的征程中深化馬克思主義研究。馬克思在分析社會運動思想時曾提出“從后思索”的闡釋方法,要求基于“發展過程完成的結果”追蹤理論的原初形成和發展邏輯,考察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同樣需要將中國歷史“發展過程完成的結果”與馬克思主義的革命性特征內在契合起來。在中國革命史與中國馬克思主義發展的關系研究中,諸多馬克思主義研究者將研究視野逐步拓展到“黨史、新中國史、改革開放史、社會主義發展史”,并進行了詳盡的考察和探析。他們對馬克思主義傳入中國后所引發的中國社會的整體變革及其歷史效應給予了中肯分析和客觀評判,推進了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系的建構,提升了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理論特質持續發展的時代意境。發展新時代的馬克思主義,應該站在前人的肩膀上“高瞻遠矚”,自覺拓展馬克思主義的發展空間。新時代的中國,史無前例地接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實現之期,以馬克思主義引領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前行,不應將眼光僅僅置于關涉近代中國革命問題和當代中國改革問題的中國革命史、改革開放史等與中國馬克思主義發展有直接聯系的歷史區間。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既離不開近代以來馬克思主義及其中國化理論的指引,也無法割裂馬克思主義傳入中國以前的歷史延續。無論是引領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實踐前行,或是推進新時代馬克思主義的理論創新,面向未來的發展必然離不開對具有特殊意義的歷史事件和歷史時期的反復思索與考察。較之于研究深入、成果頗豐的中國革命史和改革開放史研究及其對中國馬克思主義的歷史貢獻,發展新時代馬克思主義仍應以歷史唯物主義為指導,在深化階段史研究的同時注重整體歷史研究,確定新時代馬克思主義發展的時代坐標和新的歷史任務,把構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新形態的理論任務付諸中國社會實踐,在中華民族發展的歷史長河中守住民族未來發展的血脈根基,為新時代馬克思主義的發展尋找民族基因和中國要素。

    青島西海岸新區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慶?;顒訕俗R。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以高度的歷史自覺持續關注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在實踐的借鑒中推動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積極研究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新實踐和新理論,能夠為發展新時代馬克思主義補充養分。在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發展史上,世界各國的共產主義運動和理論研究曾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不斷實現突破和超越提供了重要的實踐經驗和理論借鑒。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在20世紀末遭受重創且至今仍未走出低谷,但這并不是“歷史的終結”。20世紀以來,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的理論發展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實踐創新所取得的偉大成就,拓展了馬克思主義歷史行進的新空間,凸顯出馬克思主義真理性、科學性和時代性,世界范圍內的共產主義力量仍然存在并持續增長。新時代,在秉持、發展馬克思主義的思想智慧以及總結中國社會主義實踐的過程中,對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研究不可偏廢。這一研究的對象指向西方國家與非西方世界的共產主義理論活動與實踐運動。西方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馬克思主義研究中占據不可替代的地位,中國的馬克思主義研究長期以來形成了批判性澄清西方馬克思主義理論的學術自覺。從區域性維度審視,歐美地區作為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的“重鎮”歷來備受關注,其理論研究成果具有一定價值,但仍無法取代實踐活動的深層意義,相對于歐美國家所累積的共產主義理論研究成果而言,其實踐運動研究則顯得相對落后。為此,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的發展不僅要關注歐美地區的理論研究成果,也應把握馬克思主義研究的實踐性根本特征,密切關注世界其他國家與地區的共產主義理論和實踐,如非洲、拉丁美洲和亞洲等地區的共產主義運動,包括在西亞、北非具有重要影響的阿拉伯社會主義;流派繁多的非洲民族社會主義(包括軍事社會主義、佛教社會主義、基督教社會主義、伊斯蘭教社會主義與村舍社會主義等);批判資本主義、呼喚社會主義的拉美“左派”或者“新左派”馬克思主義研究;日本馬克思主義研究等,這些非歐美地區的馬克思主義研究的發展態勢能夠提供獨特的理論視角和實踐回答。在與世界各地進行廣泛而深入交流的過程中,應秉持引進國際共產主義經驗與推介中國馬克思主義相結合的原則,發揮歷史唯物主義對新時代馬克思主義發展的導向功能,實現兩者的互動和互鑒,使不同領域、表現多樣的學科視野和研究范式生動連接,在世界歷史發展中實現馬克思主義理論特質的升華,“用寬廣視野吸收人類創造的一切優秀文明成果,用鮮活豐富的當代中國實踐來推動馬克思主義發展”。⑤在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發展的新時代征程中,既要“引進來”,積極關注和汲取國外有益成果,又要“走出去”,以適當的形式推介中國馬克思主義的理論研究成果,使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在解決全球性問題中展現出中國獨特的敘事范式和思想智慧。

      以高度的歷史自覺彰顯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的世界意義,在文明的比較中推動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我們應拓展新時代馬克思主義發展的國際化視野,明晰中國在深刻變化的世界格局中的自我定位,在把握人類社會發展的本質問題中展現全球治理的大國自信,在發展的視域和坐標中持續建構21世紀馬克思主義和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馬克思主義理論自身具有的包容性和時代性特質,使其兼具地域色彩和世界眼光。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要求將中國意識與全球視野相結合,拓展與延伸發展視域,從中國化和世界化的雙重維度自覺引領新時代馬克思主義的當代發展。以新時代中國和世界的現實訴求為引領,以實踐為理論發展的評判標準,在回應和化解關涉全人類的現實困境與實踐難題的過程中自覺發展新時代馬克思主義。新時代馬克思主義只有超越本民族自身發展的界限,確立全人類的發展視野,“真正切中我們時代的普遍性問題,并因此真正成為時代精神的精華和文明的活的靈魂”,⑥才能在堅定馬克思主義的同時發展馬克思主義。新時代馬克思主義的發展以中國問題和世界問題的破解為本質要求。當代中國在諸多領域已成為全球發展的引領者和開創者,但在由向外部求教的“學徒”狀態向推動全球變革、提升全球治理和加快全球發展的理論引領者的角色轉變中,仍然存在觀念層面上的障礙。中國馬克思主義發展的歷史表明,剖析中國問題、解答中國難題是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實現自身發展、形成中國化理論成果的現實土壤。馬克思主義的發展史也表明,如果不能結合全人類智識經驗以及對人類問題的關注和解決,就難以形成蔚為壯觀的馬克思主義發展成果。馬克思主義是在對人類命運和歷史發展規律進行準確把握的歷史自覺中生成的科學理論,其展現了高度的世界視野、國際胸懷和歷史意識。全球化時代,沒有一國能夠孑然獨立于深刻變化的世界格局之外。中國化馬克思主義指導中國實踐所創造的巨大理論成就與實踐成果已得到世界的廣泛認同與積極回應,實現馬克思主義在新時代的發展理應跳出長久以來的“理論辯護”狀態,從維系既定成果的傳統思維范式中掙脫出來,抓住中國日益走近世界舞臺中心的歷史際遇,深度思考世界范圍內不斷暴露和凸顯的經濟、政治、文化、生態等全球治理問題;立足發展新時代馬克思主義的廣泛實踐基礎,深層切入國際社會的宏觀背景和特定社會生活領域,以高度的文化自信和文化自覺走向“理論引領”;以動態的眼光和發展的坐標繼續提升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理論高度,既推動指引實踐發展的思想在回應現實中發生持續變革,又以發展著的中國化馬克思主義為破解世界問題提供中國智慧、中國方案。在參與全球治理的過程中通過展現中國主流意識形態之于資本主義意識形態的超越性,彰顯新時代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對于引領乃至開創世界文明新樣態的世界意義,以更為開放的視野推動實現新時代馬克思主義的國際化發展。百年來,馬克思主義在觀照中國社會現實、引領中國革命前進和推動中國社會變革的歷史進程中實現了自身的不斷發展,在提出問題與解決問題的理論致思和實踐探索中為中國的共產主義事業積蓄力量并儲備動能。中國共產黨在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過程中確立了與時俱進的實踐觀和方法論,歷史實踐的深入推進不僅促使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進入新的發展階段,充分彰顯了中國實踐與馬克思主義理論之間相互促進的內在邏輯關系,而且也將拓展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揭示共產主義事業發展的總體性規定問題提升為重大的理論任務和迫切的時代命題。21世紀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發展,應植根于中國社會主義改革發展和時代變遷的歷史境遇,將歷史唯物主義全面融入新時代的發展視野。只有在結合本國實際并把握全球發展趨勢的基礎上,才能充分理解馬克思主義對人類文明延續的前瞻性和實踐作為檢驗方法的科學性。當人類共同面臨全球性的發展危機和精神迷惘時,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將以何種方式進入下一個百年?理論與實踐的動力源于人對自身一般生存條件、方式和前景的不懈探索,馬克思主義依隨現實實踐而不斷集聚的能量正是在這一探索中綻露出來。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世界格局中,中國需要思索自身及全人類的命運,創新激活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實踐進程,使其成為拓展馬克思主義理論視域的內在動力,自覺構建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相適應的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新形態。

      注釋:

     ?、賲⒁妳菚悦鳎骸恶R克思主義中國化與新文明類型的可能性》,《哲學研究》2019年第7期。

     ?、陔h鴻飛:《論新時代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的歷史維度》,《教學與研究》2019年第11期。

     ?、酆娏迹骸督煌诤稀r值重塑·實踐創構——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理性自覺的三個維度》,《教學與研究》2019年第2期。

     ?、軇Y:《馬克思主義中國化70年發展的實踐與邏輯》,《四川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9年第4期。

     ?、蓊櫤A迹骸恶R克思主義中國化與馬克思主義理論特征的升華》,《中國高校社會科學》2020年第1期。

     ?、拶R來:《當代中國哲學形態如何可能——關于構建當代中國哲學形態的前提性反思》,《武漢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20年第2期。

       

        【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文化構建與國際認同研究”(19ZDA003)的階段性成果】

    作者簡介

    姓名:劉同舫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閆琪)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久久精品中文无码资源站
    <input id="uwc48"><tt id="uwc48"></tt></input>
  • <menu id="uwc48"></menu>
  • <nav id="uwc48"></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