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uwc48"><tt id="uwc48"></tt></input>
  • <menu id="uwc48"></menu>
  • <nav id="uwc48"></nav>
  •  首頁 >> 社科關注
    新時代中國現代化的理論范式、框架體系與實踐方略
    2021年10月08日 09:34 來源:《改革》2021年第5期 作者:袁紅英 字號
    2021年10月08日 09:34
    來源:《改革》2021年第5期 作者:袁紅英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觀測中國現代化有兩個基本維度,即從世界進程看中國的“大歷史”維度與從中國道路看世界進程的“小歷史”維度。新時代中國現代化呈現“時空壓縮”性與任務多重性相疊加、國家自主性與人民主體性相契合、后發追趕性與前瞻反思性相同步、要素綜合性與結構復合性相交融的復合現代性范式特征。推進新時代中國現代化,應立足新時代經濟社會發展的新形勢和新特征,按照一個總目標、兩條主軸、三大層面、四種資源、五域協同、六維結構、七大體系的框架脈絡,統籌推進具有濃厚本土色彩的中國現代化進程,協力構筑以“人的自由全面發展”為勢能的生產美、生活美、生態美的現代中國圖景。

      【關鍵詞】中國現代化 復合現代性 高質量發展 高效能治理 高品質生活

      【作者簡介】袁紅英,山東社會科學院院長,研究員。

     

      黨的十九大以來,中國現代化建設面臨著新的形勢,呈現新的特征,被作為一項國家自主框架下的系統性工程整體推進。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進一步明確,新時代中國現代化新征程分“兩步走”,即到2035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到本世紀中葉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從宏觀上確立了新時代中國現代化建設的目標、時間表與路線圖。近年來,圍繞中國現代化建設的研究文獻大致可分為兩類:一類是實踐解讀型,將中國現代化進程置于新時代的歷史方位下進行整體解讀或逐條、分領域論述;另一類是理論闡釋型,力圖為中國現代化建設構筑合意的理論依據與學理支撐,并呈現跨學科、分領域、多范式的研究特征,如馮平等、方朝暉、王海濱分別基于“復雜現代性”框架、“多元現代性”維度、“現代性反思”視角探討了中國現代化進程的理論范式[1-3],高培勇等通過構建高質量發展背景下的邏輯框架[4],馮柏等、洪銀興分別從內涵依據、“新四化”角度對中國建成現代化經濟體系進行了研究[5-6],任劍濤、馬海濤等、韓克芳分別從“兩個大局”、發揮財政基礎與支柱作用、法治視域研究了中國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問題[7-9],羅榮渠等、周光輝和彭斌分別從世界歷史進程、國家自主性等多學科視角對中國現代化進程進行了系統研究[10-11],等等??傮w來看,已有文獻對中國現代化進程進行了較為廣泛、深入的研究,但具有鮮明的分學科、單領域特征,跨學科的綜合性研究相對薄弱,尤其是對新時代中國現代化建設的整體理論框架構設不足,對新時代中國現代化的新稟賦與新性質闡釋不夠透徹。

    中國現代化的兩個觀測維度

      總體來看,在觀測坐標上,觀察中國的現代化進程,有兩種觀測維度:一是從世界現代化進程看中國道路,二是從中國現代化道路看世界進程。前者立足世界歷史脈絡,將現代化作為一個世界進程來看待,可稱為“大歷史”維度,此觀測維度有助于明確中國在世界現代化進程中的地位與發展方向;后者立足中國歷史軌跡,將現代化作為近代以來中國“強國夢”的實現路徑看待,可稱為“小歷史”維度,此觀測維度有助于明確中國現代化進程的獨特歷史規定性與發展開拓性,探明中國現代化建設的實踐路徑及其對世界的影響和作用。以新中國成立為分際,整體上可分為兩個時段:一是自鴉片戰爭以來的中國現代化進程,作為對傳統中國農業社會“落后挨打”際遇的被動反思和行動選擇,中國現代化開啟了艱難曲折的“救亡圖存”路程;二是新中國成立后,中國開啟了自立自主的現代化建設探索,初期形成了計劃經濟體制,并以改革開放為界點,開啟了迄今為止以市場化、法治化為基調的現代化實踐。

     ?。ㄒ唬┗谑澜邕M程的“大歷史”維度

      從世界層面看,以工業化為標志的現代化是發軔于英國,擴展至歐美,進而不斷向其他國家和地區擴散的世界性進程。從動力源來看,現代化具有內生自發型和外部誘致型之分,英國現代化是典型的內生型,而以中國為代表的亞非拉國家的現代化具有典型的外部誘致型特征。在人類長時期的傳統農業生產力下,以自給自足農業為主,短缺經濟和封閉、半封閉文化特征突出,經濟增長率與文化積累率較低,要素流動性與變遷突破性極弱,社會經濟結構的漸進延續性較強,并呈現持久穩固的狀態。從15世紀后期到18世紀中期,從神權到王權的權力轉換、中央集權與重商主義的盛行、宗教改革、科學革命與啟蒙運動的推行普及,為西歐各國經濟社會結構的現代化轉向孕育積累了諸如早期城市化、商業化、工業化、世俗化等基本因素,為潛在新興經濟力量突破多層封建式農業社會的外殼提供了有利條件。由于早期工業革命所需煤鐵資源豐裕、王權受“大憲章”限制、土地勞動力市場化程度高、科技革命領先、清教理性與謀利精神、獨立島國等獨特的天時、地利、人和優勢,英國成為現代化的先驅,率先實現了從傳統農業社會向現代工業社會的巨變,繼而引發了“從中心到外緣”階段性擴散的世界現代化進程。

      從歷時性來看,作為工業生產力形態與社會基本結構形態的大轉變,各民族國家和地區融入或卷入現代化發展通道大致呈現為三次浪潮的總體輪廓:第一次現代化大浪潮從18世紀后期到19世紀中葉,是由第一次工業革命推動、由英國發端進而向西歐各國擴散的工業化進程,并形成了歐洲新興工業國與亞非拉傳統農業國的發展分化,以及前者對后者的殖民地化和半殖民地化。第二次現代化大浪潮從19世紀下半葉到20世紀初,歐洲核心區成功的工業化向外圍擴散,以“西化”和“歐化”為鮮明標志的現代化潮流跳出歐洲地域并向異質文化地區傳播,到20世紀初,美國綜合經濟實力超越英國成為世界上最年輕的新興現代工業國,多中心的資本主義世界經濟體系形成,邊緣國家和地區的殖民地經濟形態仍在擴散強化。第三次現代化大浪潮出現在20世紀下半葉,第二次世界大戰打斷了“大蕭條”的資本主義世界發展危機,民族解放運動瓦解了殖民主義體系并釋放出對新發展道路的多元化探求,國際經濟體系的大分工形成了新興工業化世界對非工業化世界的擴散性沖擊。發達工業國由初級工業化向高級工業化轉型升級,其產業轉移與現代化向大批欠發達國家涌散,后發獨立國家大都凸顯其民族自主性與政治主導性,以政治變革引導經濟變革,舉全國之力推行強制型工業化,力求以趕超模式早日實現“遲到的現代化”。中國是世界第三次現代化大浪潮中的典型國家。

     ?。ǘ┗谥袊缆返摹靶v史”維度

      與英國內生自發型現代化進路截然不同,中國現代化的源動力并非來自各種現代性因素累積進而實現對傳統農業社會的結構性突破,而是源自外部介入壓力的強制性“引爆”,屬于典型的外在誘發型。自1840年鴉片戰爭以來,中國傳統農業社會經濟體系遭遇強大外力沖擊,歐洲新興工業國以全球擴張戰略對傳統中國進行了現代化的示范和改造,新興工業國對傳統農業國的強力壓制迫使中國開啟了艱難曲折的現代化探求路程。與英國自發主導特征顯著不同,中國的“被迫”現代化歷程呈現以“強國夢”為目標、政治因素主導、“雙重難題”交織的獨特歷史規定性。

      按照時間維度,大致可分為三個階段:一是傳統儒學框架下的“圖強”階段。以19世紀60年代的洋務運動為發端,中國開啟了艱難的現代化求索,具體進路是在固守傳統皇權專制體制框架下“中體西用”“師夷長技”,前期的“御夷圖強”體現為在政治力量主導下進行技術層面的自強求索,后期的“變法圖強”是意識到政治因素對現代化的重要影響后,在“規則內”對君主政治體制的探索性調試,但均未能突破傳統中國的社會基本結構,此可視為中國現代化意識的萌芽期與覺醒期。二是西化框架下的“求強”階段。這一時期思想政治變革成為中國探求現代化之路的重要底色,其具體路徑是以西方文明為模本,否定傳統價值觀和體系,力圖建立以西方體制為架構的獨立自強的國家治理體系。1911年辛亥革命推翻了專制皇權,以共和替代帝制,利用西方舶來的各式改革思潮突破了傳統儒學框架,“西化”成為這一階段的主流價值觀和變革方向,但對于實行何種“西化”、路徑如何并未形成明確的統一共識,且在“內憂外患”的復雜格局下,西方政治經濟勢力的介入、干預與沖擊加深,民族工業只能在夾縫中艱難發展。這一時期傳統農業中國的社會基本結構受到猛烈沖擊,雖然也作出了以政治變革為引領探求現代化強國的努力性嘗試,但內憂外患的場境終究難以塑成自立自強的發展路徑,此可視為中國現代化意識的形成期與實踐試錯期。三是自主框架下的“富強”階段。1949年新中國的成立,標志著中國革命的勝利及西方勢力的全面敗退,但要實現自立自強,還面臨著規模治理與工業現代化相互交織的雙重難題,即如何在發展嚴重不平衡、民族眾多的超大人口規模國家實現有序有效治理,以及如何在一個經濟社會發展水平落后、連遭戰爭重創的農業國快速趕超實現工業化。在國家自主發展框架下,新中國成立初期以“蘇化”為模本,以蘇式“社會主義”為發展藍圖,建立起高度集中的計劃經濟體制,以“二元化”農業、農村、農民為代價初步實現了工業化,但仍未能擺脫經濟短缺困境和解決規模治理難題。以1978年改革開放為分野,中國明確了解放和發展生產力的根本任務,以市場化為基本導向,通過改革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確立起市場適應型經濟社會體系,經濟財富規模呈超高速增長,并于20世紀90年代中后期破解了短缺經濟瓶頸。黨的十九大明確提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社會主要矛盾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與發展不平衡、不充分之間的矛盾,明確以高質量發展為導向,建立現代化經濟體系,以法治化為導向,不斷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以解決超大規模國家現代治理的世界性難題,力爭到2035年基本實現現代化,到2050年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為新時代有序實施現代化發展戰略、實現強國夢確立了目標和行動遵循。此一時期前段的工業化追趕可稱為中國現代化的自立摸索期,后段“現代化”發展觀全面形成,可稱為中國現代化的自主強化期。

      縱觀中國的現代化歷程及發展趨向,從站起來到富起來、再到強起來,經過了一個艱難曲折的螺旋式上升過程:傳統框架下的“變法圖強”是對專制皇權社會基本結構的部分否定;對新興工業國重新開放的“西化”價值觀又是對傳統模糊“富強”價值觀的部分否定;以蘇聯“社會主義”為標本的計劃趕超模式是對“西化”模式的否定;“現代化”的改革開放模式則是對蘇式社會主義模式的部分否定。立足新時代的歷史方位,強化對中國現代化進程的發展軌跡、基本規律與一般經驗的系統研究,明確目標定位、發展方略、操作指向與具體路徑,對于鞏固和完善中國制度優勢,提升中國現代化在世界進程體系中的競爭力和影響力,進一步增強理論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具有極為重要的現實意義和實踐價值。

    新時代中國現代化的理論范式:復合現代性

     ?。ㄒ唬┈F代性:現代化的本質表達

      從大生產力形態變遷看,作為人類發展史上的一種獨特文明樣式,現代化是一項有著獨特規定性的動態的、多樣的、發展性的世界進程。作為現代化的理論依據,現代性是世界各國現代化進程的本質表達。實踐證明,一國現代性的生成發展是其獨特的歷史延續性、現實規定性與未來開拓性的有機統一,也即現代性具有濃厚的本土特質。但從共性層面看,作為與傳統性相對應的特定概念,現代性是以“人的理性與解放”為內在價值的訴求表達與本質呈現,其基本精神與核心取向體現為兩個層面:一是理性化體系的全面確立。在橫向上呈現為經濟工業化和市場化、政治民主化和法治化、文化人本化和開放化、社會科層化和多元化、生態共容化和共生化;在縱向上呈現為觀念的自主化、器物的便捷化、科學的確定化、技術的高端化、產業的高質化、制度的高效化。二是人的全面解放。無論是“神本”傳統,還是“君本”傳統,理性化體系對傳統的“祛魅”必然帶來人的自立理性與作為主體價值的多元釋放。作為現代性所有屬性的基礎和源泉,理性化促使人類從“上帝之城”到“人間之城”,從“君王之城”到“人民之城”,進而推動人類在理性世界中的全面解放。

     ?。ǘ┈F代性的理論范式

      從范式角度看,基于對現代化進程的認知與定位差異,可形成不同的現代性理論范式。按照觀測基點與特征形態的差異,可分為一元現代性、多元現代性與復合現代性。

      1.一元現代性

      一元現代性認為,現代化是人類從農業社會向工業社會變遷的世界性進程。此范式以歐美發達國家的現代化進程為模本,主張以工業化為核心的西方現代化是世界各國的榜樣性示范,從而構建起以西方文明為源起、向外圍不斷擴散的世界現代化進程體系。此范式又可類型化為一元單線論與一元多線論。其中,一元單線論立足西方文明中心論,主張現代化即西化,現代化進程是以西方文明為中心、向外緣分層擴張的“同心圓”式的世界性體系,后進國家要實現遲到的現代化,必須在政治經濟體制、發展模式、推進路徑上效仿西方,否則別無他途[12]。一元多線論則認為,現代化固然是人類社會從農業生產力形態向工業生產力形態變遷的世界進程,但各國由于歷史傳統、體制文化、現實條件、發展階段等諸多因素的差異,實現現代化的路徑可以多元、樣式可以多樣,現代化不等于西化,也不等于完全去西化,各國應在借鑒吸收有益營養的基礎上,提升自身在現代化急劇變革過程中的自覺選擇能力,實施有選擇的、自主性的現代化道路[13]。

      2.多元現代性

      多元現代性的觀測基點是從世界多文明中心看現代化進程。該范式立足世界多中心文明論,主張各軸心文明與現代性之間是重新體系化的關系,現代性是對各軸心文明的重構與發展,歐洲軸心文明產生的現代性具有代表性,但不是唯一性,其他軸心文明也能產生與之相適配的現代性。多軸心文明的現代化轉型基于其基因傳承的異質性“種子”,多元文明圖景的塑造過程意味著多元現代性的生成。多元現代性認同現代性具有理性、進步與解放的共同內核,但又不認同西方圖景模式的普適性,認為各民族可在保持自身特殊稟賦的基礎上,以開放、包容態度形成一個動態互動的世界共同體,推動現代性發展的一致性趨勢與多樣化格局相融合,實現現代性共同內核與多元維度的有機統一。

      3.復合現代性

      復合現代性是在綜合汲取一元多線性與多元現代性合理要素的基礎上,聚焦特定場境下的現代化進程。復合現代性強調,現代性是不同時空和主體的現代性要素在不同維度上的有機組合與交融互構[14]。它既認為現代性要素具有多樣性、變動性特征,又主張社會核心價值的引領性特征;既承認現代性實現路徑的多樣性,又主張傳統基因預設的方式規定性;既認為現代性作為一項未竟事業的開放性與創新性,又強調現代性生成發展的條件性與階段性??傮w來看,復合現代性以經濟社會變遷的復雜性為認識論基礎,否定西方現代性的唯一必然性,認為現代性會在特定場景和土壤中生長出差異性,現代性的實現路徑與實現順序具有多維性、多動性、多層級性甚或交叉重復性面相,從而現代性的構建不應受制于向外模仿的形式追趕,而更應深耕于向內挖掘的自覺轉化。

     ?。ㄈ┬聲r代中國現代化范式:復合現代性

      中國的現代化道路經歷了艱難曲折的螺旋式上升過程。1949年新中國成立后,中國現代化建設走向了自主之路。黨的十九大以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社會主要矛盾發生重大變化,中國開啟了全面推進現代化建設的新征程。從理論依據看,新時代中國現代化范式屬于復合現代性范疇,具體體現為:

      1.“時空壓縮”性與任務多重性相疊加

      總體來看,新時代中國現代化發展處于綜合累積的“時空壓縮”場境,由此必然導致任務目標的多重性與疊合性。西方內源性的現代化發展是依循時間維度分次展開的階梯式演進過程,從工業革命到服務業革命,從“守夜人”政府到福利政府,從自由市場經濟到混合市場經濟,呈現歷時演進的漸序性。與之截然不同,在當前錯綜復雜、相互交織的世界經濟政治體系格局下,新時代中國現代化既面臨著限制政府權力、充分釋放市場配置資源活力的任務,又面臨授予政府權力、提供優質公共服務的任務;既面臨保障財產權、為市場主體提供公平競爭營商環境的形式公平任務,又面臨著限制資本權、為弱勢市場主體提供有效保障的實質公平任務。西方國家歷經百年漸進完成的階段性任務,在新時代的中國壓縮到一個“時空”同步進行,歷時性變成了共時性,各項任務呈現疊合甚或具有沖突性張力的鮮明特征。

      2.國家自主性與人民主體性相契合

      1949年以來,中國現代化面臨著相互交織的“兩大難題”:一是規模治理難題,即歷經戰爭磨難、百廢待興的自立中國,如何實現對超大規模人口的有效治理;二是工業現代化難題,即落后的社會生產力難以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要,如何快速實現國家的工業化。為此,在國家自主框架下,我國初期實行了高度集中的計劃經濟體制,初步抑制了規模治理難題,并實現了國家的初級工業化。改革開放以來,又由計劃經濟體制向市場經濟體制轉型,實現了經濟總量規模的急劇擴張和超高速增長,國家多元治理的格局初步形成。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社會主要矛盾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與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供給體系難以適應已經提質升級的需求體系,社會基本結構亟待由偏重經濟范疇的市場適應型轉向全域統籌的國家治理匹配型,從而建立起以高質量發展為特征的現代化經濟體系,以及以高效能治理為特征的現代國家治理體系。新時代中國現代化堅守了新中國成立以來的國家自主性戰略,并適時回應了人民群眾對高品質生活的主體性訴求,體現出國家自主性與人民主體性的契合特征。

      3.后發追趕性與前瞻反思性相同步

      從世界現代化進程來看,中國的現代化屬于典型的外部誘致型和后進趕超型。中國現代化的“時空壓縮”特征,使其同時面臨追趕與反思的雙重任務。為彌補“遲到的現代化”的缺憾,中國面臨著對先行現代化國家的全面趕超任務,以最大化正向收益;為實現自主自立的現代化,中國面臨著反省自身傳統利弊與反思西方現代化得失的任務,以拆解掣肘中國現代化進程的不利因素,避免先行現代化國家的風險代價,使改革成本最小化。與改革開放初期目標明確、樣式單一的追趕路徑不同,新時代中國現代化處于更高水準的發展階段和更高位次的國際競爭能級,趕超具有更大的不確定性、開放性與多樣性,而且反思性趕超有助于避免生態污染、環境破壞、虛無主義、民粹主義、消費主義、精神匱乏等一系列現代性負面效應,有助于將中國現代化推向高質量、低成本、強獲得感的發展通道。

      4.要素綜合性與結構復合性相交融

      新時代中國現代化應堅持目標導向、需求導向、問題導向與效果導向,這有助于廣泛匯聚一切有利于中國現代化進程的現代性資源,實現傳統要素與現代要素相融合、物質要素與精神要素并重、過程要素與結果要素相協調。通過汲取傳統基因和文化精神中的合理成分,融合新時代中國情景的獨特規定性,將傳統要素進行現代性升級改造,形成傳統與現代交融互動的通約格局;通過將自由、理性、民主、科學、權利等舶來要素,與集體正義、民族精神、核心價值、文化認同、道義力量等中國現代性的構成要素相交映,形成自由市場、法治規則與高素養主體的協同性生成發展;通過強化國家自主選擇能力,提升過程執行力,構建起能夠最大限度通向既定目標的程序正義規則,推動現代性要素在過程和結果之間的有機組合與互融互構。

    新時代中國現代化的框架體系

      立基于新時代的歷史方位,在復合現代性范式下探求中國現代化的合意路徑,應在現代化“強國夢”的指引下,按照“一二三四五六七”的框架思路,通過對各類現代性要素資源的有機融合與整體互構,明確主責主線,厘定體系脈絡,構筑支撐架構,以廓清中國現代化進程的施力方向與操作遵循。其中,“一”是指一個總目標,即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二”是指兩條主軸,分別是建設以“高質量發展”為主軸的現代化和建設以“高效能治理”為主軸的現代化;“三”是指宏觀、中觀、微觀三大層面;“四”是指充分挖掘、運用、改造、融合四類現代性資源;“五”是指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五域整體協同發力;“六”是指觀念層、器物層、技術層、產業層、制度層、主體層六維結構;“七”是指立足社會基本結構構筑七大支柱體系。

     ?。ㄒ唬┮粋€總目標

      新時代中國現代化的根本目標是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中國的現代化探索是在強大外力沖擊下被迫啟動的,為改變“落后挨打”的境遇,從積弱的農業國到自立的工業國,從半殖民地國家到自立自主國家,各方仁人志士進行了艱苦卓絕的不懈努力,建設現代化強國成為近代以來中國人民的共同“夢想”。1949年新中國的成立標志著中國現代化探索進入國家自主性時期,從此中國人民實現了“站起來”;1978年發端的改革開放極大地釋放了社會生產力,經過40年的經濟超高速增長,中國現代化成功實現了以工業現代化為代表的財富積累,中國步入中等收入國家行列,中國人民實現了“富起來”;新時代中國現代化的主要目標和發展任務是“分兩步”推進社會主義現代化,推動國家綜合實力更為雄厚,核心競爭優勢更加明顯,到本世紀中葉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夢想。

     ?。ǘ﹥蓷l主軸

      兩條主軸是指:建設以“高質量發展”為主軸的現代化,全面建成現代化經濟體系;建設以“高效能治理”為主軸的現代化,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新時代中國社會主要矛盾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與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其基本特征是由總量矛盾轉向結構性矛盾,社會需求體系實現橫向范圍拓展與縱向層次提升的整體轉向,對“高品質生活”的需求客觀上要求“高質量發展”的供給,供給體系需要全面轉向高質量發展層級,資源配置方式由政府主導轉向市場主導,資源配置體系要求建立起更為復雜精巧的市場機制與公共服務型政府機制,產業體系需要實現從第一階段的工業主導轉向第二階段的服務業主導,并以各產業內部結構的高端化、高級化實現高質量發展,建設現代化的經濟體系[15]。另一方面,新中國成立后確立的領導體制破解了超大規模人口治理的難題,新時代人民主體性的進一步提升要求建立起高效能的現代國家治理體系。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現代化,應堅定發揮政治統領作用,充分發揮市場決定作用,更好發揮政府服務作用,更大發揮社會參與作用,使權力有限制、資本有節制、社會有規制、生態有法制,將制度優勢轉化為治理效能,并以治理能力提升鞏固制度優勢,最終形成政府有張力、市場有活力、社會有彈力、文化有引力、生態有魅力的有法、有德、有序現代治理格局。

     ?。ㄈ┤髮用?/p>

      三大層面,是指從宏觀、中觀、微觀層面全方位推進,形成整體有力的現代化建設格局。宏觀層面,主要是指從國家層面,堅守現代化建設的國家自主性,通過強化頂層設計,加強現代化建設的總體控制、規劃控制、過程控制與風險控制,提高國家對現代化進程的選擇能力與自主能力。中觀層面,主要是指從區域層面,構建適應現代化建設的激勵機制與競爭機制,發揮地方層面對現代化方略上傳下達的“橋梁”作用,提升現代化方案的執行力與落地力,激發各區域在現代化總體框架下的地方自治能力與因地制宜能力,實現現代化的國家統一性與地方自治性相協調。微觀層面,主要是指從單元主體層面,激發全社會參與現代化建設的自發性,鼓勵企業、社區、村居、家庭、社會組織、自然人等經濟社會單元自覺主動參與現代化建設,提升現代化進程的內生源動力與創造力。

     ?。ㄋ模┧姆N資源

      四種資源,是指充分運用馬克思主義、西方現代化一般經驗、中國傳統智識資源、其他軸心文明多樣性等四類現代性資源要素,通過在多元復合維度上的有機組合與互構互融,構建由向外模仿到向內尋求自主轉化的中國現代性話語體系與現代化方案。堅持中國立場、中國問題、中國方案,不以中西為壁壘,不以古今為溝壑,推動各類現代性資源要素“中國化”。摒棄全盤“西化”和完全“去西化”,實事求是,充分汲取西方內生性現代化在價值啟蒙、理性化體系建設、人的主體性培育等方面的一般經驗,未雨綢繆,系統總結西方現代化進程所衍生的一系列負面效應和風險。推動中國本土傳統要素資源的現代性轉化,去除傳統作為歷史性沉淀的內在惰性,挖掘傳統要素與現代社會轉向的多元契合點,如儒教傳統下的家族式企業精神、集體正義原則等,充分認識傳統對于現代化進程的能動性與反作用力,促進新舊因素在張力沖突中相互吸收、滲透、融合。

     ?。ㄎ澹┪逵騾f同

      五域協同,是指現代化方案的推進實施不能單線獨進,而應統籌經濟、政治、社會、文化、生態各領域,協調推進。需要特別指出的是,中國現代化的兩條主軸,并非單向度的領域推進,而是全領域的同頻共振。建設以“高質量發展”為主軸的現代化,從形式上看,似乎是經濟領域的任務,與其他領域關聯度低,但實際上,實現“高質量發展”的現代化,不僅需要建成現代化經濟體系,而且需要建立與之相匹配的現代政府體系、現代生態體系、現代收入分配體系、現代文化體系、現代法治體系;即便是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也涉及實體經濟、政府監管、宏觀調控、社會保障等眾多領域。建設以“高治理效能”為主軸的現代化,從要義上看主要是政治領域的任務,但國家治理是一個系統工程,國家治理體系是一整套涵括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生態、法治等方面的緊密相連、相互銜接的制度系統,絕非“單兵突進”可為,必須整體統籌、協同推進。

     ?。┝S結構

      六維結構是指從觀念層、器物層、技術層、產業層、制度層、主體層等多元層面,全面分解現代化的實施方案,將各類現代性要素融入社會基本結構的各個層面,形成階梯式推進與精準式把控的現代化多維復合結構。以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為引領,堅持文化多樣性與重疊共識性,實施現代性要素與中國本土資源相融合的文化啟蒙運動,將現代化強國夢的富強、民主、和諧、文明、理性、權利、平等、自由等觀念廣泛普及及至深入人心;以需求引導供給,以供給創造需求,推動具有終端使用與體驗價值的器物層動能轉換,實現生產和生活性器物向高質量、高品質的現代化層級換代升檔;以新一代信息技術革命為契機,強化創新引領和技術驅動,建立與產業體系緊密融合、多主體參與、多環節聯動的復雜精致的系統性創新體系,強化產權制度保障激勵,提升中國在全球技術創新領域的話語權和主導權;以高質量發展為硬約束,推動產業體系由工業主導向服務業主導的結構性轉變,并實現各產業內部結構的高級化;以高效能治理為方向,鞏固提升已有制度優勢,拓展挖掘潛在現代性制度要素資源補短板、提效能,建立規范透明、上下互動、左右協同、運轉高效的現代治理體系;現代化最終是人的現代化,通過各維度的現代性交融互構與具有中國特色的現代化方案實施,最終形成廣泛的具有現代性意識、素養與行動能力的現代公民聯合體。

     ?。ㄆ撸┢叽篌w系

      七大體系,是指立足現代社會基本結構,系統構建由新型親清的政商體系、權責匹配的政府體系、活力進發的市場體系、信用守誠的社會體系、“綠水青山”的生態體系、平等互惠的國際體系、“限政”“賢政”相得益彰的法治體系為支柱的現代化體系架構。聚焦國家與納稅人、政府與市場之間的關系,著力打造親清新型政商體系;聚焦政府間縱向關系,著力打造權責匹配的現代政府體系;聚焦政府內部橫向關系,著力打造通暢高效的政務治理體系;聚焦市場內部關系,著力打造活力進發的高效市場體系;聚焦政府與社會關系,著力打造信用守誠的社會運行體系;聚焦人與自然關系,著力打造“綠水青山”、美美與共的生態體系;聚焦國際關系,著力打造平等互惠、雙向循環的國際開放合作體系;聚焦法治關系,著力打造憲政框架下“限政”與“賢政”相得益彰的中國特色法治體系。通過發揮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生態的整體共生功能,主動引領適應新時代中國現代性發展的新形勢、新變化和新訴求,最大程度發揮政治統領、市場決定、政府服務、社會參與、生態共生、國際合作的有機協同作用,通過制度創新、產能升級、技術驅動、人才聚匯、信息共享、信用建設、流程優化等各類現代性要素的協同操作與交融互構,協力構筑“生產美、生活美、生態美”的現代中國圖景。

    新時代中國推進現代化的實踐路徑

      新時代中國推進現代化,應堅持國家自主性,鞏固完善自主發展的制度優勢;堅持人民主體性,塑造平等公正、循環通暢的“橄欖型”社會結構;堅持創新驅動性,補短強優加快建成以實體經濟為核心的現代化經濟體系;堅持治理現代性,統籌聯動穩步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堅持生態共容性,打造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美麗中國圖景;堅持法治規訓性,夯實織密“從權利到權力”的現代規則保障體系;堅持主體價值性,形成廣泛的具有“自由全面發展”勢能的現代公民聯合體。

     ?。ㄒ唬﹫猿謬易灾餍?,鞏固完善自主發展的制度優勢

      進一步強化理論與實證研究,全面梳理、深入總結中國現代化進程的變遷軌跡、一般規律與基本經驗,尤其是對新中國成立以來中國現代化進程所采取的自主發展道路進行理論歸納、反思與提升,鞏固提升以黨的領導體系為核心的國家自主發展優勢,深入研究完善推進中國現代化進程的動力機制、平衡機制與優化機制,對國家權力結構、分工合作體系、權力運行機制等進行系統性挖掘,形成各類現代性資源的融合集聚與發展合力,將一切有利于中國現代化進程的現代性因素吸收內化為可執行的中國方案。

     ?。ǘ﹫猿秩嗣裰黧w性,塑造平等公正、循環通暢的“橄欖型”社會結構

      按照發展為人民、發展靠人民的人民本位要求,立足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迫切需要及對共同富裕的理想追求,建立健全人民訴求的表達、回應、反饋、績效評價與應用體制機制,以塑造平等、公正的社會基本結構為操作路徑,確立完善包括起點公平、過程公平與結果公平的社會運行體系,暢通機會均等的社會各階層換位交互機制,完善私人部門讓渡公共部門、企業部門讓利居民部門的國民財富分配機制,建立起以中上等收入群體為主體的“橄欖型”收入配置結構,為中國現代化任務的順利進階形塑合理合意的社會基本體系。

     ?。ㄈ﹫猿謩撔买寗有?,補短強優加快建成以實體經濟為核心的現代化經濟體系

      立足新時代社會主要矛盾的重要變化及國際經濟結構的深刻調整,以建成現代化經濟體系為目標,以發展高質量實體經濟為核心,以建立高標準匹配的供需體系為導向,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著力提升供應鏈產業鏈的現代化水平,推動產業體系由工業主導的中低端結構向服務業主導的高級高端結構加速轉換,暢通國內大循環,促進國內國際雙循環,實現需求牽引供給、供給創造需求的高水平動態平衡。系統強化、著力落實創新驅動發展戰略,以自主創新、原始創新、基礎創新、協同創新為核心抓手,聚力破解“卡脖子”難題,以創新為源動力實現由模仿、追趕向并跑、領跑的位階跨越。

     ?。ㄋ模﹫猿种卫憩F代性,統籌聯動穩步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

      強化頂層設計,建立健全現代化治理的目標體系、制度體系、運行體系與評估體系。按照人本、活力、公正、法治的價值導向,明確目標體系,著力推動治理多元化、協同化、信息化和高效化;按照整體協同、緊密銜接、互促互進原則,完善制度體系,健全現代化治理的親清新型政商體系、權責匹配政府治理體系、活力進發現代市場體系、多元共治社會共同體體系、“綠水青山”生態治理體系等制度基石系統;按照協同保障、信息支撐、上下聯動、民主監督原則,健全制度運行保障體系;通過完善考核管理體系、指標體系、標準體系和統計體系,健全現代化治理的考核評估體系。堅持“自上而下”制度構建與“自下而上”實踐經驗相結合,強化對典型治理經驗的理論化、制度化與品牌化,系統打造多元、多層主體協同共治能力,信息、信用、信譽融合支撐能力,法律、政策、良俗標本同治能力,高質量發展協同保障能力以及系統性風險防范化解能力。

     ?。ㄎ澹﹫猿稚鷳B共容性,打造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美麗中國圖景

      以高質量綠色永續發展為硬約束,健全政府、企業、社會、居民等多元主體共治共享生態體系,明確各類自然資源資產產權,完善資源環境有償使用制度,創新污染治理和生態保護政策體系,完善生態文明績效評價考核制度,實施自然生態環境責任終身負責制,完善環境治理與生態保護的市場化運作體系,構建跨區域多元化橫向生態補償機制,借力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術,打造全面覆蓋、實時互動、動態平衡、精準施力的生態環境大數據云治理體系,形成宜產、宜居、宜游的共生共容映像,構筑生產美、生活美、生態美的“三美”格局。

     ?。﹫猿址ㄖ我幱栃?,夯實織密“從權利到權力”的現代規則保障體系

      以建設復合型法治國家為基本導向,立足新時代法治任務的多重共線性,以憲法為基石,一方面,構筑限制公權力以保障私權利的“限權”法治體系,實現形式法治下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與“法不禁止即自由”,最大范圍激發市場活力;另一方面,構建授任公權力以平衡私權利的“賢權”法治體系,實現實質法治下的“不同情況不同對待”與“法須介入為平等”,在法律控制限度內介入私人領域抑強扶弱,形成對“壞的”市場經濟的規則防御。通過充分發揮法治的規束、支撐與保障作用,推動形式法治和實質法治的任務分立與交互融合,確立起憲政框架下“限政”與“賢政”交融互構的現代法治規則體系,實現對社會基本結構的多元復合式規則治理。

     ?。ㄆ撸﹫猿种黧w價值性,形成廣泛的具有“自由全面發展”勢能的現代公民聯合體

      在全面推進實現“高質量發展”的現代化任務與“高效能治理”的現代化任務,形成“促進人的自由而全面發展”的良好外部條件與環境綜合保障體系的基礎上,以人的現代化為落腳點,全面提高作為價值主體的人自身發展的自覺性與自主性,培育具有“強國”理想、理性、平等、獨立、社會責任等現代思想、素養與行動能力的現代公民,凸顯現代性維度下人發展的全面化、豐富化、多樣化與趣味化,推動人的體力、智力、品質、個性及其他能力在現代化平臺上的高水平均衡發展,形成能夠與我國社會主義現代化體系交融互動的現代公民聯合體,實現社會主義框架下生命自由、個體平等與集體正義原則的有機貫通。

      參考文獻:

      [1]馮平,汪行福,王金林,等.“復雜現代性”框架下的核心價值建構[J].中國社會科學,2013(7):22-39.

      [2]方朝暉.多元現代性研究及其意義[J].馬克思主義與現實,2009(5):124-131.

      [3]王海濱.現代性反思視角下的中國道路[J].文史哲,2020(3):20-25.

      [4]高培勇,杜創,劉霞輝,等.高質量發展背景下的現代化經濟體系建設:一個邏輯框架[J].經濟研究,2019(4):4-17.

      [5]馮柏,溫彬,李洪俠.現代化經濟體系的內涵、依據及路徑[J].改革,2018(6):71-79.

      [6]洪銀興.新時代的現代化和現代化經濟體系[J].南京社會科學,2018(2):1-6.

      [7]任劍濤.論國家治理現代化的“兩個大局”[J].西華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21(1):1-13.

      [8]馬海濤,秦韶聰,任強.財政與國家治理現代化:路徑與展望[J].經濟研究參考,2020(3):5-16.

      [9]韓克芳.法治在國家治理現代化中的地位、作用及其實現路徑[J].江西社會科學,2019(12):186-192.

      [10]羅榮渠.論現代化的世界進程[J].中國社會科學,1990(5):107-126.

      [11]周光輝,彭斌.國家自主性:破解中國現代化道路“雙重難題”的關鍵因素——以權力、制度與機制為分析框架[J].社會科學研究,2019(5):12-24.

      [12]張志勇.一元現代性還是多元現代性:中國道路的價值觀探析[J].云南社會科學,2014(1):7-10.

      [13]羅榮渠.“現代化”的歷史定位與對現代世界發展的再認識[J].歷史研究,1994(3):153-165.

      [14]張振波,金太軍.復合現代性:中國現代性范式及其政治秩序圖景[J].文史哲,2020(3):12-19.

    作者簡介

    姓名:袁紅英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閆琪)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久久精品中文无码资源站
    <input id="uwc48"><tt id="uwc48"></tt></input>
  • <menu id="uwc48"></menu>
  • <nav id="uwc48"></nav>